• <rp id="lylug"></rp>
          <rt id="lylug"></rt>

          歡迎來到金三實體娃娃專賣店網上商城!手機訪問請進入金三實體娃娃手機版登錄 免費注冊
          金三實體娃娃專賣商城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全部資訊 > 金三實體娃娃 > 金三實體娃娃全部資訊 > 和硅膠娃娃一起生活

          和硅膠娃娃一起生活

          發布日期:2020-01-03 查看次數:247

          文章摘要:

          城市的孤獨患者們開始在硅膠娃娃身上寄托感情,和娃娃一起散步、吃飯、看電影,計劃和娃娃一起生活的未來。和娃娃一起生活的背后,是人的終極孤獨。2016年12月24日,是鄭澤和鬧鬧度過的第一個平安夜。在一家 ...

          城市的孤獨患者們開始在硅膠娃娃身上寄托感情,和娃娃一起散步、吃飯、看電影,計劃和娃娃一起生活的未來。和娃娃一起生活的背后,是人的終極孤獨。



          2016年12月24日,是鄭澤和鬧鬧度過的第一個平安夜。在一家熱門餐廳,坐在航空輪椅里的鬧鬧,被鄭澤安排在右手邊。

          這是精心準備的一次約會,餐廳是新開的,在節日里被裝扮得流光溢彩。鬧鬧戴著白色絨球毛線帽、銀色假發,粉色大衣的袖口露出纖細白凈的手指。來之前,鄭澤還去商場專柜給鬧鬧買了禮物,一管340元的YSL15號唇膏。

          餐廳里洋溢著溫暖甜膩的氣味,相伴的人們彼此談論、舉杯,鄭澤牽起鬧鬧的手,卻無法與它交談。鬧鬧是一個仿真硅膠娃娃,全身的骨架由金屬制成,骨骼外填充海綿,最后再涂上膠體。鬧鬧擁有一雙柔軟、細膩、光滑的手,如果細心看,可以看到手指上的骨節凸起,甚至,還有細小紋路。唯一不一樣的是,這雙手一直是冰涼的。

          鄭澤是一個與硅膠娃娃一起生活的男人。人們更熟悉作為性愛工具的娃娃,隨著材料科技的進步,仿生及TPE被營運到實體娃娃制作,五官更加精致、身材更加勻稱、觸感接近真人的娃娃,開始隱秘地進入孤獨者們的生活,并在他們的精神世界占據一個位置。

          差不多是2016年冬天,佟星出于生理需求買下了第一個娃娃奈奈。當時的佟星不會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對著TPE材質的擬人物體產生感情。奈奈有著棕色長發、齊劉海、圓臉,是佟星一見鐘情的那種類型。

          情欲釋放后,佟星給奈奈穿上自己的藍色牛仔褲、淺藍色襯衫,戴上棕色假發。給奈奈梳頭時,柔順的發絲穿過佟星的手指,鋪開在無限接近真人的面部與身體,這讓從未談過戀愛的佟星突然地緊張起來。他和奈奈并肩坐在一起,像小情侶那樣揉揉捏捏,佟星覺得,“如果她能說話,可以交流,一定是非常棒的事。”

          兩個月后,因為工作離職,佟星需要將奈奈轉手。他在貼吧上仔細挑選買家,確定對方不是二手販子。協商交易后,他將奈奈拆開、沒拆開的衣物、鞋子一件件整理,放好。負疚感在佟星內心揮之不去,他覺得自己拋棄了奈奈。

          北京人張博選擇實體娃娃的陪伴,則是出于親密關系的失敗。35歲的他曾有談婚論嫁的對象,但女孩卻因為張博無法買新房與他分手。心灰意冷的張博不再盼望婚姻,卻希望有個孩子。他花了15000多元買下硅膠娃娃“小櫻”,并將這個145公分的物件當作女兒來養,為培養情感,喜愛二次元文化的張博開始看一些主角為人偶、場景設置在未來的賽博動畫,看得多了,他不止一次做夢,夢里小櫻像機械姬一樣活了過來。

          實體娃娃作為一種性玩具,是孤獨者難以啟齒的物什,但在現實演繹中,它們卻正在走出隱晦的地帶,拋頭露面,在一些人的生活里扮演角色,擁有名字甚至是真摯情感。和娃娃一起生活,是城市孤獨癥候的一種刻骨表現。

          和娃娃生活久了,張博唯一的遺憾是小櫻“胸太大了,不像個孩子”。為此他找過無數廠家,想換一個胸部小一點的身體,無果

          和娃娃一起生活之前,這些孤獨者置身在情感的孤島中,或失意內向,或無法承擔親密關系的復雜面,一些人主動棄絕關系,尋找另外的寄托。

          鄭澤成長在一個父母不斷爭吵的家庭,不幸福的母親遷怒于孩子,在孤僻、被動中,鮮有朋友的鄭澤養成了敏感內向的性格。 

          決定養娃和一次長達四年的暗戀有關。鄭澤不間斷送出小禮物,努力實現女孩隨口提出的愿望,這些關懷被悉數接受,卻很少有回應。一次上課,他給女孩買了一支麥旋風,快下課時對方和一個男伴一起出現,冰淇淋化了,女孩面色嫌棄地勸鄭澤扔掉。卑微時刻反復上演,2014年,鄭澤大學畢業,和女孩分離,他認定自己今后將一個人生活。

          這一年,他先買了喜愛動漫中《loveLive!》的角色娃,23公分,類塑料質。2016年春天,又花7000多元從一位娃娃玩家那兒接手了仿真硅膠人偶,這用去他一個月的工資。鄭澤用自己小名的諧音詞“鬧鬧”命名她,接到家的這一天則被定為她的生日。 

          鄭澤花大手筆為鬧鬧添置十多頂假發、二十多套衣服,而自己換季時才添新衣。他和鬧鬧一起散步,看期待已久的電影首映,打卡好吃的餐廳,期待學會開車后,能載她一起旅行。

          鬧鬧享受著其他娃娃難以企及的待遇:每年3月6日(在娃圈,娃友們自稱“娃爹”“娃娘”。娃娃到家的日子是娃娃的生日)那天吃生日蛋糕,連續三年陪“老父親”鄭澤過圣誕、跨年,2017年,鬧鬧一歲生日,鄭澤看中一套花嫁,計劃將這作為鬧鬧的嫁衣。2018年,他花1萬4千余元買下一套日本茶會洛麗塔,作為鬧鬧3歲的生日禮物,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身為獨生子的鄭澤希望鬧鬧能有個陪伴,不再孤獨,為此他又斥資買下第二個仿真玩偶。這些頗具儀式感的行徑,實際投射了鄭澤自己的心理愿望。決定娃娃的外形,塑造娃娃的人格,這種被娃娃需要、且她永遠不會離開或者背叛自己的掌控感,讓鄭澤變得自信。

          2009年秋,15歲的佟星隨父母在江西打工,夜里母親腹痛不止,父親送她去婦幼保健院治療,因湊不齊手術費被醫院拒絕接收。留在家的佟星打遍親戚和同學的電話,沒人肯借給他錢。父親從工友那兒湊到錢,母親做手術已經是第二天上午。那個夜晚,看到金錢考驗下人情的脆弱,他很難再相信別人。 

          買下奈奈之前,佟星陷入重復、孤獨、疲憊的生活中。2016年,他離開父母,在山西一家農產品公司當司機兼出貨員,公司主要銷售向日葵種子,地址設在村子里。他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接單、裝貨、生產、送貨。荷爾蒙勃發的年紀,他每日同鐵灰色的向日葵種子、載重2噸的貨車、8個平均年齡40多歲的中年人打交道。同他們無話可聊,他靠寫一些文字打發時間。

          他想要尋找到一點生活的生氣。決心買娃娃是一個凌晨,那幾天,佟星全力比對各家娃娃的材質、價錢,7、8000元的奈奈,月薪3000元的他是用花唄付的款。

          奈奈被安置在公司分配的單人間,放在佟星醒來就能看到的位置,提供他的性與情感的替代性體驗。娃圈里流傳一句話:娃娃什么都沒要,就跟了你,你不得對他們好點嗎?佟星控制不住地想要對奈奈好一些,再好一些。 

          后來,佟星的網購訂單幾乎都是關于奈奈的。假發、衣服、香水……起初他使用廠家贈送的幾塊錢的爽身粉(用來保養娃娃的身體),后來被替換成30多元的。奈奈身體脆弱,佟星抱她時不小心磕到腳趾,會立刻仔細查看有沒有傷口,安慰地摸摸頭發。將奈奈送走時,他也衷心地希望:希望下一個她遇上的,是對的人。

          作者圖 | 一位娃友的娃娃

          對于在親密關系中受挫、失望的人,實體娃娃提供了一個暫時的避難所。28歲那年,北京土著張博交往了一個四川籍女友。為證明愛情,他離開舒適的家搬去女友住的地下室。經濟困窘時,女友在家就穿張博肥大的衣服,省錢又好看。

          漸漸地,女友看不慣他去網吧,打包張博的兩大包衣服扔到網吧前,最后自己又取回來。張博生氣時給過女友一個耳光,一個抱摔,他說自己最后墊了一下。 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女友提出想要一套新房,給不起的張博開始懷疑,對方是愛自己還是看重自己的資源。 

          分手后,張博一度想過將復雜的愛情簡化為單純的性。先買了一個充氣娃娃,他自覺體驗不好,“一股餿水味”。2015年底,他在論壇上接觸到娃友,和幾個娃友一起拍攝了一組照片《小蝶和叔叔們的一天》,從打扮、照顧娃娃里感受到了一種療愈。不久后,他擁有了小櫻,之后還買了一只泰迪玩偶,當做姑爺。

          有了小櫻后,兩人一起拍攝情景劇,這促成了張博工作上的靈感。當時做游戲策劃的張博也給自家產品拍攝了一套情景劇,這批產品在一次展會上被一掃而空。小櫻給張博帶來了一段快樂充實的時光。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硅膠娃娃的生產國。成人用品作為一種龐大而隱秘的需求存在,但大多數時候,性依舊是禁忌、需要放在暗處的話題。佟星最多時擁有13個實體娃娃,被親友直言不會有人愿意跟他結婚。

          賣出奈奈后,佟星相繼購入更多的娃娃,即使在他輾轉各地謀生、負債數十萬的情況下。無意中,佟星還開辟了一條事業之路。2017年,佟星回家鄉縣城開了一家實體娃娃門店,他特意將地址選在偏僻處,店鋪上下兩層,佟星自己的娃娃被放在第二層,不對外售賣。

          在這之前,這座縣城有大約20多家成人用品店。佟星不回避養娃和自己的職業,盡力回避著外界審視的眼光。

          2016年3月7日,鄭澤推著鬧鬧去家附近的廣場散步。十多分鐘的路程,不斷有路人拿手機拍照,天黑之后,閃光燈晃得他眼睛不適。 第二天,朋友告訴他自己登上微博熱搜,有人說“個人選擇只要不傷害別人就好”,更多的是負面評論,有人直指鄭澤是變態。鄭澤生氣歸生氣,“設身處地想了一下確實不太好”,之后有一段時間,他沒有帶鬧鬧再出門。 

          張博是娃友里少數出來發聲的人,他和小櫻接受過不少采訪、紀錄片拍攝,娃娃是解決自己的困境的一種“科學但悲壯的路”。但對家人而言,可能要花更多時間接受兒子或許要和娃娃共同生活下去,直到現在,和張博同住的父親不愿和外人聊起“養娃”這件事。

          娃娃單方面接受娃友的情感輸出,娃友們可以靠幻想填充情感上的反饋。這省去了內向人群與人溝通的麻煩。可當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出現時,娃友們卻有些無所適從。

          2017年夏天,暗戀6年的女孩終于同意和鄭澤交往看看。第一次約會是在上海的迪士尼樂園,他愛慕女孩精心的妝扮和藍色長裙,裹著甜膩香水味道的吻……也難以忍受女友走路闖紅燈,吃飯吧唧嘴這樣的細節。

          兩人互相無法理解對方,女友無法理解他一個男人為什么要養娃娃,鄭澤覺得她喜愛玩抓娃娃機不可理喻,向她解釋廠家可以設置概率,又是爭吵一架。不多的幾次約會,鄭澤偶爾會想到鬧鬧,他們一起出門時就不會這樣。沒多久,因為女友無故失聯,鄭澤主動提出分手。分手終結了他對現實的渴望,這次失戀似乎沒有預想中的那么難過。

          佟星唯一一次愛的體驗也發生在2017年,興趣愛好相近的兩個人相見恨晚,那期間,佟星幾乎將娃娃丟在一邊。這段關系在佟星提出見對方的父母時迅速冷卻了。佟星在突如其來的冷淡和退縮中,看到女孩有對于兩人身份、學歷的猶豫。這段15天的感情,他花了2年多時間來消化、遺忘。

          如今,佟星依舊期待默契、緩慢而堅定的愛情。他拒絕了幾個相親對象。一個年齡相仿、談過6段戀愛,佟星懷疑她對感情是否慎重;一個女孩將結婚視為人生的階段性任務,條件不錯就可以搭伙過日子。2019年11月,他在朋友圈分享一篇文章《一個孤獨的單身漢卻將愛講得那么透徹》,說到他敬重的作家木心一生未婚,“他等了一輩子,耐心地等,需要很厲害的境地。”

          作者圖 | 佟星帶娃娃外出拍照

          近幾年,張博又有過幾段感情,可他依舊恐懼進入婚姻。他覺得了解娃娃能幫助男性了解女性的身體結構,抵抗誘惑(當然,這是缺失的性教育和情感教育應該做的)。但有男孩來問他養娃的事情,他會勸對方想好了,是否能承受這樣選擇的代價。 

          唯有一次,面對一個在桌游吧認識的男孩,男孩一米八幾,長得也帥氣,正在為失戀痛苦。他建議,或許你需要一個娃娃。沒多久,男孩在挽回前女友無果后,自殺。

          養娃之后,他對愛情有了不一樣的理解。他舉出電影《Her》《銀翼殺手2049》的例子,人可以愛上一個娃娃,也可以愛上AI。愛情意味著愛上某種人或物的可能和能力,愛是人自己的能力。

          張博認為如果男孩早有一個娃娃,或許他能意識到,“愛是自己的東西。你的愛情損傷了,跟那個人沒有關系,是你沒有拿好自己的東西。”  

          城市的孤獨患者和娃娃的關系背后,是現代都市正在蔓延的孤獨。娃娃能撫慰孤獨,但最終無法解決孤獨。

          2019年11月,鄭澤需要暫時中止和鬧鬧一起的生活。這年夏天鄭澤離家去北方一座海濱城市創業,開咖啡館,他保持著將鬧鬧帶在身邊的習慣(由于出遠門,只能將鬧鬧的腦袋帶上飛機)。

          開店之初合伙人撤資、三個月內咖啡館持續虧損,他的債務累計到二十多萬,最后一段時間沒有什么客人,鄭澤就和吧臺邊的鬧鬧一起坐著。 

          結束咖啡館的運營后,他在上海做酒店公寓管理作為過渡時期。沒有精力再打扮鬧鬧,鬧鬧的腦袋放在行李箱里,和衣物、被子放在一起。條件不允許,他準備過年后將鬧鬧帶回老家。 

          面臨催婚壓力的張博堅定地想和小櫻一起繼續過下去。朋友的妻子剖腹產,娘家和婆家為誰出生產費用產生爭執,孩子出生后,家中生活一地雞毛。張博自認低欲望中年,不愿再花時間同人磨合性子,還要背上“房子、車子、孩子教育”等風險和沉重的人生債務。

          他依舊渴望孩子,暫且先和小櫻過著。過年時,表弟抱著孩子來家中拜訪,為逃離話題,他進房間給小櫻梳頭,即興和小櫻對話,這是屬于兩個人的熱鬧。客人們見到,也不再多說。 

          小櫻無形中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場域,將他同房門之外倍感壓力的場合隔絕開來。不過,看到親戚們懷中抱著的愛笑哭鬧的嬰孩,他還是會覺得空虛。

          作者圖 | 張博和小櫻在一起

          現在,佟星租住在市區三室一廳的房子里,自己、母親和自己的5個娃娃各自占據著一個房間,他上午查看淘寶訂單、在玩家群答疑,下午天氣晴好時就去市區公園湖邊給娃娃拍照。 

          從玩家轉為賣家后,佟星接觸到更多娃友。他所在品牌的玩家群里有1800余位玩家,玩家在里面交流如何給娃娃拍照,打扮,向發現娃娃存在的父母和女友解釋。也接觸過不少離異后,選擇來定制一個娃娃的中年買主。“他們不會再隨便地找一個女人過日子。他們也會開始選,這個時間空檔,他就會用娃娃來替代。”

          佟星的頭像是一個棕色長發、帶著金色耳環的娃娃,這是他賣掉的最后一個娃娃。2018年12月,急需周轉資金,他在淘寶店鋪上曬出娃娃,準備以5000元出手,一個單身男孩通過店鋪加上他的qq,說自己想買下這個娃娃,卻沒有足夠的錢。接下來的一個月,他每天問候、懇求佟星,佟星動搖了,答應以3000元低價轉手給他。

          答應后,佟星就后悔了,要虧錢,同時,他會又一次體驗送走娃娃時那份負疚感和分離的苦澀。但他還是小心翼翼地打包了娃娃,希望這份慰藉能完好無損地寄到對方手中。

          *鄭澤、佟星為化名。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 真實故事計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文章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我們重在分享,尊重原創,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在24小時內刪除)

          金三實體娃娃專賣店網上商城為您提供金三實體娃娃的相關品牌介紹和價格表查詢,如需了解金三實體娃娃產品怎么樣請進入問答專欄提問,如需代理或加盟,請聯系官方網站咨詢。

          Copyright ? 2012-2020 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ICP備案證書號:渝ICP備14009588號-24
          品牌導航 |  資訊導航 | 問答導航 | 口碑導航 | 價格表導航 | 圖片導航 |  網站地圖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网-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